念白

开始为啃生肉学习日文|
埋在五十音里抬不起头jpg.|
冷cp体质|
吃士郎中心cp
all园
pinecest
mabill
|偶尔摸鱼产粮

#幼闪士# 四季


#冬季#    
        “呀———虽然之前就在想了,但果然还是想说我的master是大哥哥真是太好了呢。”金发的男孩蜷缩在被炉下,整个人都散发着幸福的气息。
        “如果是像上次的抖s鬼畜银发修女那样的人作为master的话,肯定没办法享受到这样的生活的吧绝对。”
        “呃.....这样的生活什么的,也没那么夸张吧?”
         “有的噢?比如用钱抽自家的狗什么的,这种事情还是存在的。”
        “.....咳....。”有点难以想象少年口中的画面,士郎干笑了两声,将脑海中莫名其妙出现的神父的身影赶出。
        
#春季#
       “大哥哥,最近有什么特别的节日吗?”
       没头没脑地,士郎听见在身边为自己帮忙的少年说出了这样的话。
         “诶?怎么了突然这么问?”将锅盖盖好,士郎弯腰询问小小的英雄王———不同于成年版英雄王的傲慢难伺候,懂礼貌的少年让人对他总是多些耐心。
         “姆....因为昨天出门的时候看到外面多了很多平时没有见到的东西呢。”似乎稍微有些苦恼于如何形容,少年用手指托住下巴说道.“而且大家都显得很愉悦的样子。”
          “啊,那大概是因为到了赏樱的季节了吧。”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士郎笑着说道.“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樱花开放的时间,大家都会外出赏樱。”
         “这样啊.......也就是类似庆典的存在吧....”
          依旧是面带微笑的少年,脸上的笑容却变得有些微妙起来。“哪怕是在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的......”
        
          “诶?什么?”
       
          “不,没什么噢。只是在想,大哥哥也会去吗?”
        
          “嗯......藤姐是这么提议过,如果要去的话要提前准备好便当之类的才行呢.....”
         
          “嗯嗯。”
        
          “日期也要好好选才行,人太多可赏不了樱....”
       
          “嗯嗯。”
     
          “吉尔也一起去吧?”
       
         “唔.......这算是约定吗?master。 ”
        
         骤然改变了称呼,一直微笑附和着士郎的少年王眼中的光芒在那一刻变得灼灼逼人。
         看着少年的眼睛,士郎楞了一下,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脸颊,稍后便给予了英灵肯定的回复。
       
        “嗯。是约定啊,是我和吉尔的约定。”
         
        ———最古的王笑了。

       “那么,大哥哥一定要遵守约定噢。”
       
#夏季#
        “呐呐——大哥哥——。”
        “不用那么大声啦吉尔.....我听得见......”
        “可是大哥哥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呢。”
        身上不断散发着热气,流淌而下的汗水阻碍到视线了呢。士郎眯了眯眼睛,刚想抬手,一只冰凉的手已经先他一步地贴在了他的额头上。
         “嗯哼,这样如何?舒服些了吗?”

         ——是少年带着笑意的声音。
      
         “啊......谢谢吉尔......。”
        
        ——但是,感觉哪里不对。
       
        “吉,吉尔......?”
       
       “呐,大哥哥。”宛如红宝石一般的蛇瞳紧紧地锁在士郎的身上,天真无邪的表情却与手上的动作完全不相符合。
       “想要.......一起做点有趣的事情呢。”

       “诶?不等一下......  !”

       "呼呼......大哥哥知道吗?现在你的声音就像哀鸣的幼崽一样呢....."

       "...........唔........啊.....!"
     
       "啊啦?弄疼大哥哥了吗?抱歉呢,接下来我会慢慢来的,反正........"

        ——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

#秋季#
        在圣杯战争后的未来里,金发的少年与赤发的青年一直生活在一起,他们一起度过了一年又一年,一起踏过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一起经历了各样的惊险,最终回到了他们相遇的小镇安然度日。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士郎?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会感冒的喲。"一直保持着少年容颜的英雄王将手上的毛毯披在老人的身上,在对上老人依旧澄澈的眼睛时顿了一下,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他的身旁。

       "给你添麻烦了呢,抱歉。"老人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琥珀色的眼睛盯着庭院中已经泛黄的草地,脸上流露出怀念的神情。

        "吉尔,我啊,曾经在这里接手了老爹的理想。"

        "那时候的我也许在潜意识里就预见到自己的一生都不会和普通人一样安稳了吧。"

        "所以对于我来说,会以这样平凡但幸福的生活活到现在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吧。"

        "谢谢你,吉尔伽美什。"

         ——老人闭上了眼睛。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拉过了老人的手蹭了蹭脸颊。
       "大哥哥真是个笨蛋呢......该说谢谢的,是我噢。"
       ——老人没有回答。不,是无法回答了。

       "那么,晚安,master。还有,再见。"
       在金色沙砾下逐渐消失的少年,为他的御主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      












说到做到的幼闪士!!

终于写完了!可把我牛叉坏了jpg.

评论(2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