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白

高三闭关勿念|
埋在比山高的试卷里抬不起头jpg.|
冷cp体质|
目前主吃cp有pinecest,mabill,双郑,双邪,狗崽|偶尔摸鱼产粮

温暖向三十题【沙盗向】

说是三十题,然而事实上完全不知道我能写几题啦(´・_・`)........
#大概都不虐##日常风#
#为什么你们不能好好谈恋爱#
#自恋也he给你看#

1.擦头发
    天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本来就不太暖的温度因为逐渐下大的雨水变得更加冰冷,空气开始泛起潮湿冰凉的味道. 关根灭掉手中的烟头,皱眉瞥了一眼微敞的门,沉默不语。
    "关根你他妈快给老子拿毛巾过来!!"
    大门被猛地推开,吴邪拂了一把脸上的水,粟色的头发湿了透彻。
    关根站起身来,将放在身侧的毛巾扔给了他。
    "怎么这么久。"
    吴邪将手中的外卖放下,骂骂咧咧地擦着头发。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因为你,谁他妈会大雨天的跑出来就为了买外卖!"
     敷衍地应和着,关根不着痕迹地将吴邪拉到了椅子上,夺过了他手上的毛巾。
     "知道外面会下雨还不知道要带伞吗,傻逼。"
      眼啾着吴邪又要被气炸毛了,关根叹了口气,开始细细地擦拭起吴邪的头发。
       "........."
      吴邪有些不自在地低头,对关根突然的温柔感到不太适应.关根的手上布满了茧,吴邪以为,像他这样的糙汉子的手法应该是很粗野的,没想到实际上却意外的温和. 与他有着相同温度的手掌隔着一条毛巾在头顶来回摩挲着,像爱抚一样的动作让他有些昏昏欲睡。
      "...........呵。"
      就在吴邪几乎要被顺毛得睡着的时候,关根的轻笑声又将他炸了起来。
      将想暴起的吴邪压回了椅子上,看着他因为武力值被压制而反抗不能的郁闷样,关根的嘴咧开了一个笑容。
      "傻逼。"
      "你你你有本事不要在武力方面欺负人啊!小爷我也有比你有特长的方面的!"
      "噢?"关根挑眉,微笑着压在了一脸日狗的吴邪身上,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那么为了证明你在其他方面比我有【特长】,今晚在我爽之前都请不要晕过去了?吴小佛爷?"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