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白

高三闭关勿念|
埋在比山高的试卷里抬不起头jpg.|
冷cp体质|
目前主吃cp有pinecest,mabill,双郑,双邪,狗崽|偶尔摸鱼产粮

#关于补♂魔#

#零郑#
     “咳,那个零点啊,这样真的可以吗——?”
     背后传来微凉的温度,郑吒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想扭头去看身后人的表情,却被对方强硬地固定在了他的怀里.
      “........嗯,在魔术师无法自行提供魔力的情况下,进行肢体接触是补充魔力的另一种方法。”
      听完零点的话,郑吒便抛开了自己内心深处那有点意义不明的尴尬,反而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身体与零点贴近——本来因为自己的原因无法为零点提供他所需要的魔力,当然要尽自己所能地帮忙。
      “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

#楚郑#
        “哈......楚轩......等...一下......!”
        被温热的触感包裹着,流动着的魔力为残破的身体的复原带来的一波波刺激让郑吒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用力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想要爆出的粗话却在脱口时都化为了无力的喘息。
        “为什么?”
        一直在忙活着的楚轩终于抬头看向他,那双械冷的眼睛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不断躲避他视线的郑吒.
        “体液接触是可以最大程度补充魔力的方法,而我受制于我现在的身体机能又无法凭我的意志给你提供魔力,那么如果我们想要在下次caster来袭时获胜的话只能这样了不是吗。”
         听到这似乎很有道理的言语,郑吒的脸涨得通红,憋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是......”
         “没什么好但是的。”楚轩再一次俯下身来,打断了他的话,看着在自己继续的动作下又一次露出那种纠结和享受表情的郑吒.平面眼镜下的眼中泛起了些微的涟漪.
          “你只需要接受它便够了。”
        

#双郑#
          “又没魔力了吗?”
         郑吒低下头,看着和自己有着相似面貌的人俯在自己的颈间,略显粗糙的嘴唇摩擦过他的皮肤,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哪怕进行过很多次了依旧还是会很不习惯。
          “.........昨天和saber打的那一架耗的有点多。”低声这么说着,那人鼻息间呼出的热气散在郑吒身上,让他不适地侧了侧身子。
         “我开始了。” 似乎是觉得“前戏”做得差不多了,他用手按住了郑吒的双肩,将牙齿刺进了他的脖颈。
          “唔.........!”尖利的犬牙镶进皮肤的疼痛让郑吒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动物保护脆弱的部位的本能让他抓着对方的手也用上了几分真力道。
           “疼?”用余光扫了郑吒一眼,他站起身,对郑吒那种苦大深愁的表情报以轻蔑一笑,“明明有更好的方法不是吗,何必这么固执。”
           “啰嗦!那种方法怎么可能行啊!”
           像是被踩了雷点一般,哪怕脖颈还有点微微发麻,郑吒依旧选择和自家武力值爆表的servant互怼.
            “哼。”多说无益,他再一次蹲下身,不出意料地瞥见郑吒略微发红的耳根,脸上的笑容越发猖狂,腥红的眼睛里倒映的唯有郑吒一人的倒影.
            “真是伪善啊,我亲爱的master。”












为什么一点都没有色气的感觉啊【。........

强行拖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_(:3」∠)_没想到在强行被拖到7月多才放假之后一直放飞自我到了现在才回过神来【。

8月份之后因为要补课所以更新估计反而会缓过来【??】......然而毕竟高三基本不会再碰手机了所以......咳咳_(:3」∠)_

评论(11)

热度(44)